?

http://www.pontiacclevelandohio.com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在行業參與者們的積極探索下, 基于供應鏈各環節應收賬款開展的融資取得了快速的發展, 各類資管產品亦以應收賬款作為產品投資對象, 但近期市場上出現了個別以供應鏈類資管產品的暴雷事件引起了市場各方對于供應鏈類金融產品風險的關注。以下推文擬以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中主要風險關注點為切入點, 并結合資產證券化項目的監管特征及制度設計特點, 梳理供應鏈資產證券化融資方式就該等風險的防范與化解。一起來學習吧!


小資LAWYERS崇尚分享!讓我們分享經驗,共同提高!


目錄

- - - - -

1. 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主要關注點

2. 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的制度設計與風險防范化解

3. 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風險防范的加強與展望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隨著近期應收賬款類資管產品所發生風險事件的持續發酵, 原被認為最有效的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供應鏈金融產品面臨著多方質疑。各方也隨之更加關注應收賬款類產品的合規性及風險管理與控制在推動供應鏈金融產品穩妥、有效進行中的重要作用。


要理解供應鏈金融產品系列風險事件的根源并進一步探索風險防范及化解方法, 首先需要厘清供應鏈金融產品的風險產生的機理以及實踐中可能存在欺詐的情形。我們將主要結合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的特點、實踐操作經驗就供應鏈金融項目開展過程中主要風險關注點梳理如下: 


(一) 基礎交易的真實性


供應鏈金融項目開展過程中, 可能會存在通過資金循環虛構交易、虛開發票、偽造商務合同等手段虛構應收賬款, 或通過虛報應收賬款余額、隱瞞債務人還款情況等手段虛增應收賬款的情況。基于該等虛假交易所產生的應收賬款轉讓給資產支持專項計劃(以下簡稱"專項計劃")后, 該等應收賬款項下債務人到期不會履行相應支付義務, 且屆時管理人(代表專項計劃, 下同不贅)向相關債務人主張支付應付款項時也沒有相應權利請求基礎。該等情況將導致基礎資產現金流無法回收, 進而對投資者利益產生重大影響。


(二) 基礎交易的公允性


在基礎交易的業務開展過程中, 可能存在供應商選任流程不公平、交易對價不公允的情況, 該等事項將對商務合同項下商品/服務法律關系的形成帶來一定的不確定性。如若商務合同根據相關的法律、法規被撤銷或被認定無效, 則將影響應收賬款可回收性, 進而影響投資者利益。


(三) 應收賬款的確權、付款的抗辯與扣減/減免


在以應收賬款回收款作為基礎資產還款來源的產品中, 底層應收賬款的確權尤為重要, 也即底層應收賬款的債權人是否履行了基礎交易合同項下義務、基礎交易合同約定的付款條件是否滿足、是否有明確的付款時間及付款金額。


按照不同的供應鏈金融產品類型, 確權安排也有所不同: 


  • 針對以核心企業為主導的供應鏈金融產品, 需協調核心企業作為共同債務人、商務合同項下債務人對應收賬款債權人的履約情況、付款時間和付款金額出具明確的確認;


  • 針對以保理公司為主導的供應鏈金融產品, 在保理公司接受供應商以應收賬款進行保理融資安排時, 應就底層應收賬款的履約情況、付款安排進行實質核查, 應收賬款確權由保理公司在前期保理融資款投放時進行核查; 


  • 針對以大型供應商為主導的供應鏈金融產品, 由于本類產品系供應商直接將商務合同項下應收賬款作為基礎資產轉讓給專項計劃, 故主要由產品發行的相關中介機構就應收賬款確權情況進行核查。


  • 若擬入池的應收賬款項下債務人未就債權人的履約情況、應收賬款付款時間和付款金額進行明確確認, 那么債務人在該等應收賬款項下的付款義務存在不確定性。該等應收賬款轉讓給專項計劃后, 基礎資產的現金流預測情況可能與實際不符, 進而導致投資者利益無法實現的情況。


    此外, 由于供應鏈金融產品的還款來源主要來自應收賬款的還款, 如若商務合同中存在債務人就應收賬款可主張扣減、減免的條款或對付款義務享有抗辯權的條款, 且未就擬入池的應收賬款項下的扣減、減免和抗辯情形取得債務人的確認或豁免, 那么在應收賬款轉讓給專項計劃后, 如若債務人就擬入池的應收賬款主張扣減減免或抗辯的權利, 將影響應收賬款現金流的回收情況, 亦會投資者的利益。


    (四) 應收賬款權利負擔


    應收賬款權屬應屬于融資人, 且未設定質押等其他權利負擔, 相關中介機構對融資人的重復融資行為負有盡職核查義務。具體而言: 


  • 若融資人將同一筆應收賬款債權在轉讓予專項計劃之前已轉讓給其他第三方, 甚至辦理了應收賬款轉讓登記或通知了應收賬款債務人, 則存在管理人無法合法有效取得應收賬款的風險。


  • 若融資人將同一筆應收賬款債權在轉讓予專項計劃之前已設置應收賬款質押等其他權利負擔, 由于未經質權人同意該等應收賬款不得轉讓, 則管理人受讓的應收賬款債權可能將落空, 影響基礎資產的可回收性, 進而影響投資者利益。


  • (五) 盡職調查不充分


    針對上述核心風險關注點, 各中介機構應根據現有法律法規、規章、規范性文件及行業規定中確定的盡職調查審查事項和標準, 優化盡職調查方法、采用多種盡調方法相結合的方式, 具體落實每一個相關核查要點。確保核查結論均以盡職調查結果為支撐, 所披露的信息、安排的風險防范機制、確定的交易結構及出具的意見等均以盡職調查結論為導向。如若存在盡職調查不充分的情況, 那么相關交易結構和機制安排可能會存在偏頗, 進而影響投資者利益。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目前監管機構已對供應鏈類資產證券化項目出臺了一系列規定, 開展此類項目除應符合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證監會”)制定的《證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管理規定》(以下簡稱“《管理規定》”)、《證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盡職調查工作指引》(以下簡稱“《盡調工作指引》”)、《證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信息披露指引》(以下簡稱“《信息披露指引》”)及證監會發布的一系列《監管問答》, 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制定的《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備案管理辦法》、《資產證券化業務基礎資產負面清單指引》、《資產證券化業務風險控制指引》等自律規則對于發行主體、基礎資產的一般要求, 還必須滿足掛牌場所和監管機構對這一類資產的特別規定。具體而言, 包括上海證券交易所、深圳證券交易所及機構間私募產品報價與服務系統于2017年12月15日分別發布的《上海證券交易所企業應收賬款資產支持證券掛牌條件確認指南》、《深圳證券交易所企業應收賬款資產支持證券掛牌條件確認指南》、《機構間私募產品報價與服務系統企業應收賬款資產支持證券掛牌條件確認指南》(以下合稱“《掛牌指南》”)、《上海證券交易所企業應收賬款資產支持證券信息披露指南》、《深圳證券交易所企業應收賬款資產支持證券信息披露指南》、《機構間私募產品報價與服務系統企業應收賬款資產支持證券信息披露指南》(以下合稱“《信息披露指南》”)以及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于2019年6月24日發布的《企業應收賬款資產證券化業務盡職調查工作細則》(以下簡稱“《盡調工作細則》”)。


    上述規定基于應收賬款類基礎資產的特點, 明確了基礎資產的篩選標準、盡職調查的要求和方法、現金流歸集機制以及持續信息披露的要求, 著力于防范和化解風險, 共同構筑起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的“風控之墻”。


    (一) 嚴格設置基礎資產的篩選標準


    基礎資產瑕疵是引發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風險的重要原因。因此, 《掛牌指南》在基礎交易的真實合法性、交易對價的公允性、應收賬款的確權及權利負擔等方面對供應鏈資產證券化基礎資產的篩選標準進行了明確規定, 重點要求如下:


    1. 基礎交易的真實合法性


    《掛牌指南》要求原始權益人應當合法擁有基礎資產, 涉及的應收賬款應當基于真實、合法的交易活動(包括銷售商品、提供勞務等)產生; 基礎資產涉及的交易合同應當合法有效, 債權人已經履行了合同項下的義務, 合同約定的付款條件已滿足, 不存在屬于預付款的情形。


    2. 交易對價的公允性


    《掛牌指南》要求應收賬款系從第三方受讓所得的, 原始權益人應當已經支付轉讓對價, 且轉讓對價應當公允; 基礎資產轉讓予專項計劃應當合法、有效, 轉讓對價應當公允, 存在附屬擔保權益的, 應當一并轉讓。


    3. 應收賬款的確權


    應收賬款的確權是供應鏈資產證券化基礎資產篩選的重中之重。《掛牌指南》要求基礎資產涉及的應收賬款應當可特定化, 債權人已經履行了合同項下的義務, 合同約定的付款條件已滿足, 不存在預付款情形。此外, 應收賬款金額、付款時間應當明確, 且債務人履行其付款義務不存在抗辯事由和抵銷情形。在對基礎合同及債務人履約狀況盡職調查的基礎之上, 為進一步加強對于付款時點、金額及債務人不存在扣減減免、抗辯事由及抵銷情形的確認, 一般會通過債務人簽署的應收賬款轉讓通知回執或付款確認書等書面文件對付款時間點、金額, 其付款義務已履行完畢且不存在抗辯及抵銷情形進行進一步的確認, 以實現應收賬款的"確權"。


    針對以保理公司為主導的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 在保理公司接受供應商以應收賬款進行保理融資安排時, 應就底層應收賬款的履約情況和付款安排進行實質核查, 對保理公司的風控質量提出了較高要求; 針對以核心企業為主導的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 其核心是依賴于核心企業的主體信用, 在此類項目中, 需重點關注核心企業作為共同債務人對應收賬款進行確權的情況。即核心企業以債務加入的方式將其信用納入基礎資產中, 通過簽署付款確認書的方式承諾與債務人共同履行還款義務。針對以大型供應商為主導的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 由于本類產品系供應商直接將基礎合同項下的應收賬款作為基礎資產轉讓給專項計劃, 應注重對基礎合同載明的支付條件、時間點、金額和佐證資料等確權文件的核查。


    4. 應收賬款無權利負擔


    《掛牌指南》要求基礎資產的權屬應當清晰明確, 不得附帶抵押、質押等擔保負擔或者其他權利限制。已經存在抵押、質押等擔保負擔或者其他權利限制的, 應當能夠通過專項計劃相關安排在原始權益人向專項計劃轉移基礎資產時予以解除。


    此外, 《掛牌指南》還提出了基礎資產界定應當清晰, 附屬擔保權益(如有)的具體內容應當明確, 且具有可轉讓性, 應收賬款轉讓應當通知債務人及附屬擔保權益義務人(如有), 并在相關登記機構辦理應收賬款轉讓登記等要求。


    在入池基礎資產的篩選中, 須嚴格依據《掛牌指南》的要求, 防范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在存續期間因基礎資產瑕疵導致的風險。


    (二) 明確盡職調查的方法與要求


    基礎資產篩選標準需通過針對入池基礎資產和相關參與主體的盡職調查落到實處, 謹防因管理人及中介機構盡調不充分而對未來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的運行留下隱患。因此, 對于擬開展供應鏈應收賬款類證券化項目的管理人和中介機構而言, 應根據《盡調工作指引》及《盡調工作細則》要求的方法開展充分和審慎的核查工作。


    管理人的責任貫穿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的從設立到終止的整個生命周期, 《盡調工作指引》對管理人的盡職調查義務提出了高標準和嚴要求。管理人應勤勉盡責地通過查閱、訪談、列席會議、實地調查等方法對業務參與人以及擬證券化的基礎資產進行調查; 凡對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有重大影響的事項, 即使《盡調工作指引》無明確規定, 管理人均應當勤勉盡責進行盡職調查。


    此外, 《盡調工作細則》就管理人及律師事務所開展對應收賬款資產證券化業務參與人及基礎資產的盡職調查工作明確了關注要點及調查方法。具體而言, 管理人應全面、細致地對基礎資產池的基本情況進行統計分析, 并與律師事務所本著審慎原則, 根據《盡調工作細則》列示的關注要點及抽樣方法對基礎資產的適格性及各參與主體的情況展開盡職調查。具體而言, 以下盡調要求及方法值得特別關注: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點擊查看大圖)


    (三) 優化交易結構的設計與安排


    除在基礎資產和盡職調查層面嚴格設置篩選標準及盡調要求, 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本身亦可通過優化交易結構的安排, 如核心企業的債務加入、完善現金流歸集機制、設置擔保機制、差額補足機制、配置多種信用觸發機制及提高信息披露的要求, 以便更好地防范現金流兌付風險。在上述優化交易結構的安排中, 《掛牌指南》等規則針對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明確了較為嚴格的現金流歸集機制; 同時, 對于項目可能出現的各類風險, 在交易結構中配置資產證券化產品常見的信用觸發機制, 使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相較于其他供應鏈資管產品在風險的防控和化解上更具獨特性。


    1. 明確現金流歸集機制


    基礎資產的現金流是維持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運行、實現資產支持證券投資人本息兌付的基礎, 完善的現金流歸集機制則是保持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現金流充足、回款及時的必要保障。《掛牌指南》明確規定了現金流歸集的賬戶安排和時間要求, 具體如下:


    基礎資產現金流應當由債務人直接回款至專項計劃賬戶, 難以直接回款至專項計劃賬戶的, 應當直接回款至專項監管賬戶。專項監管賬戶資金應當與原始權益人的自有資金進行有效隔離, 禁止資金混同或挪用。特殊情形下, 基礎資產現金流難以直接回款至專項計劃賬戶或專項監管賬戶的, 管理人應當充分披露基礎資產現金流未能直接回款至專項計劃賬戶或專項監管賬戶的原因和必要性, 揭示資金混同或挪用等風險以及相應的風險緩釋措施。


    基礎資產現金流未直接回款至專項計劃賬戶的, 應當由資產服務機構或管理人指定的機構負責基礎資產現金流歸集, 且自專項計劃設立之日起, 基礎資產回款歸集至專項計劃賬戶的周期應當不超過1個月。資產服務機構或管理人指定的機構可根據專項計劃的約定, 提高資金歸集頻率。原始權益人資信狀況良好, 且專項計劃設置擔保、差額支付等有效增信措施的,現金流歸集周期可以適當延長, 但最長不得超過3個月。


    2. 設置信用觸發機制


    通過設置完善的信用觸發機制, 管理人能夠在發生信用風險事件時根據交易文件的約定及時作出反應, 避免風險的進一步擴大, 以保障資產支持證券投資人的利益。具體而言, 常見的證券化產品信用觸發機制包括如下幾種: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1、不合格基礎資產贖回機制

    在資產證券化交易中, 往往會對可入池的基礎資產設定相應的合格標準, 而中介機構的盡調通常會于專項計劃設立日之前結束, 將基礎資產轉讓予專項計劃后, 為了避免在基準日至專項計劃設立日期間產生的不符合合格標準及資產買賣協議所約定之資產保證的基礎資產轉入專項計劃導致基礎資產回收款在專項計劃存續期間現金流的缺失等不利影響, 在資產證券化交易結構的設計中, 一般安排了相應不合格基礎資產贖回等配套機制。


    具體而言, 不合格基礎資產通常會有兩個階段構成/形成, 即(a)基準日前形成不合格基礎資產; (b)基準日至專項計劃設立日之間形成的不合格基礎資產。在實踐中, 前一種情形的不合格基礎資產入池的可能性較低, 主要原因是, 各中介機構在專項計劃設立前將就基礎資產在基準日前是否符合合格標準開展詳盡的盡職調查工作, 以確認該等擬入池的基礎資產是否符合合格標準, 如不符合則將剔除出入池資產的范圍。而就后一種不合格基礎資產而言. 由于基準日至專項計劃設立日間通常會存續一段時間, 并且各中介機構對于該段時間的盡職調查無法持續進行, 因此, 如果該段時間內部分基礎資產惡化為不合格基礎資產, 通常需要通過在專項計劃層面設置贖回機制進行贖回以保障資產支持證券投資人的利益。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2、清倉回購機制

    清倉回購的通常做法是在資產池或者資產支持證券余額降至一定的水平, 導致服務成本高于收益時, 發起機構/原始權益人有權選擇贖回剩余的證券化風險暴露*。清倉回購選擇權最早應用于銀行間市場的信貸資產證券化交易以及企業資產證券化實踐中, 原始權益人就清倉回購的觸發條件和交易流程也很大程度上參照了信貸資產證券化的操作先例。在出現潛在風險性事件時, 原始權益人可選擇回購全部基礎資產, 以避免發生相應的產品違約風險。


    *《金融機構信貸資產證券化試點監督管理辦法》(銀監會令2005年第3號)第八十六條(六), "清倉回購"是指在全部償還資產池資產或者資產支持證券之前, 贖回證券化風險暴露的一種選擇權。清倉回購的通常做法是在資產池或者資產支持證券余額降至一定的水平之后, 贖回剩余的證券化風險暴露。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3、違約事件

    為防范兌付風險, 違約事件也是常見的信用觸發事件之一, 其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基礎資產的回款及專項計劃本身的增信措施均出現了一定的履約風險。違約事件一般會觸發多重機制。違約事件一般指在特定日期, 專項計劃賬戶內可供分配的資金不足以支付相應的兌付日應付的專項計劃費用、優先級資產支持證券的預期收益和/或本金。違約事件發生后, 如專項計劃層面存在循環安排, 相應的循環購買一般會提前結束。如基礎資產的轉讓未通知債務人, 相應的也會觸發權利完善事件, 通知債務人轉讓事宜及變更回款賬戶。同時, 違約事件也會改變資產支持證券的兌付順序, 保障優先級資產支持證券的兌付。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4、提前終止

    一般而言, 雖然專項計劃設有預定的期限及相應的到期日, 但仍會安排相應的提前終止機制, 以控制在風險事件發生時相關風險的進一步擴大。同時, 在資產池規模較小且優先級資產支持證券已償還完畢的情況下, 提前終止機制在一定程度上也發揮著節約專項計劃運營成本的作用。


    具體而言, 提前終止事件一般包括:


  • 發生原始權益人、資產服務機構、后備資產服務機構、增信主體喪失清償能力事件; 


  • 發生對專項計劃重大不利影響、重大不利變化的事件, 且有控制權的資產支持證券持有人大會決定提前終止的;


  • 原始權益人成為所剩的資產支持證券持有, 且管理人決定提前終止專項計劃的。在提前終止事件發生后, 專項計劃將會進入清算及終止分配階段。


  • 3. 持續信息披露要求


    信息披露中如果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 會對資產證券化產品的順利運行及資產支持證券投資人的利益產生較大威脅。因此, 管理人及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應當按照資產證券化業務的相關規定以及計劃說明書的約定切實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及時、公平地披露可能對資產支持證券產生重大影響的信息, 并保證所披露的信息真實、準確、完整, 以便各方能夠及時獲取與專項計劃相關的重要信息, 并對風險事件作出及時反應。《信息披露指南》對于資產證券化產品在發行環節及存續期間的信息披露具體要求如下: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1、發行環節的信息披露

    申報文件中應就基礎資產池、現金流預測、現金流歸集、原始權益人、增信主體(如涉及)及循環購買(如涉及)、風險自留等相關情況進行詳細信息披露。


    就基礎資產而言, 包括:


  • 基礎資產池的基本情況、入池標準、創建流程及分散度; 


  • 基礎資產所對應的重要債務人的情況; 


  • 基礎資產的權利負擔情況; 


  • 現金流預測情況、歸集路徑和資金監管措施等。


  • 就相關參與機構而言, 包括:


  • 原始權益及增信主體的基本情況及特定領域的失信被執行情況等。


  • 就交易機制而言, 包括:


  • 增信安排的合法有效性;


  • 不合格基礎資產處置機制; 


  • 循環購買安排; 


  • 合格投資安排; 


  • 風險自留情況等。

  •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2、存續期間的信息披露

    申報文件中應就基礎資產池、現金流預測、現金流歸集、原始權益人、增信主體(如涉及)及循環購買(如涉及專項計劃存續期間內, 管理人應按照年度披露和臨時披露相結合的方式就專項計劃重要信息進行披露。


    其中, 年度資產管理報告中應包括:


  • 基礎資產的運行情況; 


  • 原始權益人風險自留及次級資產支持證券期間分配收益情況等。


  • 臨時信息披露應包括:


  • 基礎資產池的信用狀況及重要債務人的經營情況出現重大變化; 


  • 發生專項計劃風險事件等可能影響基礎資產現金流和資產支持證券本息償付的重大事項。


  •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基于上述對交易所相關規定的梳理, 不難看出就供應鏈資產證券化項目已經形成了以《管理規定》、《掛牌指南》、《信息披露指南》及《盡調工作細則》為核心的一系列制度性文件。基于應收賬款類基礎資產的特點, 該等規定和準則進一步明確了資產的準入條件、盡職調查方法和持續信息披露的要求, 共同構筑起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的“風控之墻”。在各中介機構根據該等規定履行盡職調查、存續期管理、風險控制等職責的基礎上, 為配套該等制度的落實, 交易所同時在項目準入階段在其內部設置了系統化的審核機制, 尤其就創新型供應鏈資產證券化業務, 堅持回歸業務本源, 審慎審查, 共同為供應鏈資產證券化項目的開展保駕護航。在現有制度的基礎之上, 各中介機構及交易主體仍不斷從自身制度建設、風控體系完善等方面從供應鏈資產證券化項目前期盡職調查、存續期管理監控及信用機制觸發執行等產品的各個階段為供應鏈資產證券化防范風險, 以鏈接事前、事中、事后各個環節實現供應鏈資產證券化產品的全鏈條、全方位、體系化的風險防范機制。


    (一) 盡職調查剔除風險


    盡職調查系防范風險于未然的第一道閥門, 管理人、律師、評級機構、會計師、評估機構等各中介機構的盡職調查工作在防范供應鏈資產證券化項目風險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目前已有的一系列配套制度體系項下詳細的為原始權益人主體資格、重要債務人/重要現金流提供方/不合格基礎資產的處置義務人、增信主體/其他抵質押擔保及基礎資產等設置了準入標準及盡職調查要求。各中介機構為此設定了符合自身要求的盡職調查標準, 為落實盡職調查的要求和標準的實現, 各中介機構可進一步采取現場訪談、書面文件核查及公開途徑查詢等盡調方式多維度對相應項目項下主體及基礎資產進行盡職調查, 對于不符合盡職調查要求的標準的資產及時剔除, 并根據盡職調查結果綜合考慮進行充分的風險揭示, 為項目減少風險點同時充分保護投資人的知情權。


    除此外, 金融與技術的結合也為供應鏈資產證券化業務的深度開展及盡職調查創設了更為有利的條件。區塊鏈、物聯網、AI等技術的發展和運用對于建立供應鏈金融的風控體系具有重要的推動作用。區塊鏈技術的運用主要包括: 


  • 借助區塊鏈技術與物聯網技術將供應鏈上各層的物流信息、合同信息與資金信息均記錄在分布式賬本上;


  • 基于大數據平臺及人工智能平臺的圖形比對、文本語義識別等技術對交易合同的具體條款進行自動化提取和交叉比對、根據合同的性質(一般貿易或工程建造等) 對發票、運單、或者監理報告、工程驗收單、結算單等交易背景資料進行交叉核查; 


  • 依托平臺業務系統與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動產融資統一登記公示系統的直連技術, 使每一筆融資均自動對應收賬款轉讓進行查詢和登記。


  • 在提高融資效率的同時, 進一步遏制偽造交易背景、偽造單據、重復轉讓的風險。確保供應鏈信息的真實性、準確性與不可篡改, 融資主體依托該等信息科技系統開展業務, 同時為各中介機構后續對供應鏈交易全環節的真實性開展盡職調查提供了更為便利的條件。


    (二) 存續期管理監控風險


    供應鏈資產證券化項目的存續期管理與常規資產證券化項目相同, 管理人采取多種方式對存續期產品進行管理監控。具體而言, 從交易主體的角度, 管理人監控交易主體尤其是核心企業的主體評級狀況、經營狀況, 上下游供應鏈條中的交易情況等, 在主體出現風險時及時改變現金流回款的轉付頻率; 從基礎資產的角度, 管理人可隨時查詢監管賬戶的回款狀況, 并定期要求資產服務機構提供相應報告。同時, 管理人亦根據相關規定要求采取年度披露和臨時披露相結合的方式, 對前述監管狀況及時向投資人披露。管理人內部一般均設置有專門的部門和人員對存續期產品進行管理監控, 為實現更有效率的監管, 各參與主體可進一步完善自身內部的風控業務管理體系流程, 并升級相應技術, 將通過物聯網、區塊鏈所監測的交易環節嵌入自身監控系統, 加強跟蹤管理, 提升智能監控水平, 以實現制度化建設、人員配置及技術層面結合, 以更好的實現存續期監控。


    (三) 信用觸發機制緩釋風險


    如前文所述, 供應鏈資產證券化項目亦通過自身的結構化安排和信用觸發機制的設計緩釋相應風險發生的后果。為確保該等機制效果的實現, 該等信用機制項下的相關義務需根據交易文件約定積極履行義務。如發生違約事件后, 資產服務機構或管理人積極盡快通知基礎資產項下債務人或相關義務, 觸發提前終止事件、提前結束循環購買等事件時, 管理人根據有控制權的資產支持證券持有人大會召集投資人, 并根據所約定的議事及表決程序對專項計劃重大事宜進行決策, 保證投資人利益。


    整體而言, 供應鏈資產證券化項目所遵循的《管理規定》、《掛牌指南》、《信息披露指南》及《盡調工作細則》已共同構成了較為完善的制度體系, 交易所自身對該類項目也形成了完整的審核體系, 各中介機構和參與主體亦通過規范自身風控體系, 在產品的各階段履行自身職責, 落實相應保護機制, 共同加強供應鏈資產證券化項目的風險防范, 維護整體市場穩定。

    (文章來源:圖解金融。作者:胡喆  陳府申 劉棟。感謝作者辛勤原創!)


    本微信公眾號由盈科律師事務所私募基金及資產管理業務部運營管理(“小資LAWYERS”!團隊有新名字啦~),專注于分享投資并購、私募基金、資管新規下的大資管業務、互聯網金融(包括P2P和股權眾籌)、其它民間金融領域的風險管理經驗和資訊。所有推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歡迎投稿! 聯系郵箱:zhangyonghua@yingkelawyer.com。如果您認為平臺推送文章侵犯了您的知識產權,請聯系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小資LAWYERS溫馨提示:近年來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
    ? 大福彩票 东山县 | 汉沽区 | 陆丰市 | 富阳市 | 温泉县 | 陆良县 | 广灵县 | 天门市 | 保德县 | 综艺 | 雷州市 | 祁东县 | 瑞金市 | 东海县 | 宿迁市 | 泰和县 | 象山县 | 隆德县 | 怀化市 | 荣成市 | 绥芬河市 | 西峡县 | 湛江市 | 开封县 | 西华县 | 子长县 | 邢台县 | 无为县 | 万载县 | 金湖县 | 贡觉县 | 湾仔区 | 都江堰市 | 太原市 | 鸡东县 | 交口县 | 会理县 | 金华市 | 永登县 | 永兴县 | 交口县 | 安远县 | 尼玛县 | 行唐县 | 同江市 | 南安市 | 蒙阴县 | 吉水县 | 宜丰县 | 无锡市 | 淮北市 | 安泽县 | 曲松县 | 乐安县 | 克拉玛依市 | 宜良县 | 临朐县 | 阿图什市 | 沙河市 | 长泰县 | 郧西县 | 岑巩县 | 布尔津县 | 攀枝花市 | 瑞昌市 | 莱西市 | 谷城县 | 石台县 | 任丘市 | 仁怀市 | 永丰县 | 察哈 | 康保县 | 崇左市 | 珲春市 | 永德县 | 古交市 | 南安市 | 焦作市 | 湘乡市 | 佛山市 | 江油市 | 肃北 | 朝阳县 | 太仓市 | 秀山 | 平邑县 | 海兴县 | 拉萨市 | 闽清县 | 黄大仙区 | 惠安县 | 鄯善县 | 白山市 | 大邑县 | 军事 | 五家渠市 | 且末县 | 林口县 | 高淳县 | 富阳市 | 阳泉市 | 包头市 | 天津市 | 镇原县 | 遂溪县 | 浮梁县 | 集安市 | 南宫市 | 丰顺县 | 乡宁县 | 丹江口市 | 会宁县 | 延津县 | 大化 | 宁陕县 | 安泽县 | 铜陵市 | 安宁市 | 都兰县 | 志丹县 | 镇雄县 | 巴楚县 | 兴文县 | 老河口市 | 长治市 | 新竹市 | 德保县 | 武平县 | 沾益县 | 蒙城县 | 禄丰县 | 大安市 | 边坝县 | 大田县 | 衡阳市 | 奉节县 | 富顺县 | 马关县 | 中宁县 | 定日县 | 青川县 | 确山县 | 肇源县 | 元朗区 | 临澧县 | 平和县 | 台湾省 | 焦作市 | 定边县 | 张家港市 | 九龙坡区 | 墨玉县 | 隆尧县 | 周宁县 | 西林县 | 南投市 | 元氏县 | 鸡泽县 | 尉犁县 | 会泽县 | 汕头市 | 上高县 | 绥芬河市 | 台中市 | 新宁县 | 福安市 | 共和县 | 永春县 | 红原县 | 奈曼旗 | 信阳市 | 绥江县 | 旬邑县 | 临漳县 | 睢宁县 | 虞城县 | 淮滨县 | 商丘市 | 霞浦县 | 铁力市 | 三都 | 布拖县 | 安溪县 | 朔州市 | 洪雅县 | 肥东县 | 丰宁 | 四平市 | 合川市 | 平乡县 | 杭州市 | 沈丘县 | 四会市 | 铜川市 | 彩票 | 商洛市 | 高碑店市 | 大宁县 | 黎城县 | 疏附县 | 防城港市 | 原阳县 | 盱眙县 | 府谷县 | 长丰县 | 中宁县 | 青浦区 | 仁怀市 | 巴林左旗 | 博白县 | 昌平区 | 鹤岗市 | 桓台县 | 稻城县 | 古浪县 | 玛纳斯县 | 嘉峪关市 | 花莲市 | 宁强县 | 南溪县 | 将乐县 | 永济市 | 华宁县 | 舒城县 | 曲靖市 | 安吉县 | 日土县 | 建昌县 | 莱西市 | 麟游县 | 乌审旗 | 新余市 | 临朐县 | 丹寨县 | 奇台县 | 泽普县 | 亚东县 | 都江堰市 | 大邑县 | 武穴市 | 扎兰屯市 | 石楼县 | 皮山县 | 商丘市 | 轮台县 | 乐陵市 | 子洲县 | 兴城市 | 南汇区 | 南召县 |